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民风民俗-生活习俗

扶风县生活习俗

作者:摘自首轮《扶风县志》 时间:2018-09-28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一、饮食

  1.主食及花样。建国前,富户主食小麦面粉、大米,偶以杂粮调剂口味。贫户多食粗粮,间以小麦、大米改善生活。

  建国后,县南绛帐、上宋、揉谷三乡(镇)人多地少,水利优越,小麦、大米收获约各占一半,农忙时主食小麦,农闲时主食玉米等杂粮。县北法门、黄堆、南阳、天度一带,地广人稀,以小麦为主食,兼食小米等杂粮。之后随着全县水浇地的增多,农作物结构的改变和粮食产量的逐渐增加,普遍以小麦为主食。主食作法多种多样,以面条、稀饭、蒸馍为多。面条有“宽面、窄面、细面、挂面、削面(削筋)”等;佐料以“荤、素”分;食法有:“干面、汤面、一锅煮面”等。“臊子面”系本县传统佳肴,具有“煎(热)、汪、稀”特点,全县多以先捞面后浇汤,唯县城周围先舀汤,后捞面。馍种类主要有锅盔、干粮、馒头、煎饼、油饼、包子、花卷等。“鹿羔馍”系本县传统风味食品。其它小吃尚有面皮、水饺、油茶、豆花、麻花、油糕、凉粉、粽子等,“法门油粉”最为名贵,有“软、光、筋、香”四大特色。

  2.副食及蔬菜。副食品主要有豆腐、粉条、大肉(猪肉)羊肉、鸡蛋等。品种繁多。建国前,多数人仅在逢年过节、“红、白”喜事、修建时才用副食蔬菜宴客,唯城镇人、农村富户日餐配有副食蔬菜。建国后,1970年前,农户仍主要靠挖野菜;后相继自己种植蔬菜(包括鲜嫩“苜蓿”在内);大多数人上市购买。主要蔬菜有红萝卜、白萝卜、白菜、韭菜、大蒜、豇豆、黄豆芽、芹菜、菠菜、茄子等。“透心红萝卜”系本县蔬菜中的一大名产,其特点是个条修长(一般6至7寸),大小均匀,颜色鲜红,质地脆嫩,味道甜美,生熟均可食用。农村有“离了红萝卜,上不成席”之说。近年,人民生活水平提高,副食与蔬菜品种增加,有蛋白肉、西红柿、大辣椒、茄子、韭黄、莲花白、架豆、土豆(洋芋)等,食用量比1970年前约增3倍。本县人喜欢多味菜肴,偏爱酸、辣。烹调既注重主料的色、味、香,又喜爱佐料的鲜、酸、辣。传统习惯是一日三餐。早、晚一般为馍伴小菜稀饭(糁子或糊汤),中午食面条。晚饭比较随便。

  3.筵宴。本县筵席风味,各地大同小异。酒、莱、饭为筵席三要素。县城公宴通常有八菜一汤,多为猪鸡牛鱼肉、鸡蛋和其它炒菜。农村宴席有干菜和汤菜两种,干菜为炒菜;汤菜只添菜不换碗。婚嫁一般为“十三花、十二起”;生日、满月一般摆“十大碗”;丧葬为“九碗”,县南一带忌讳吃肉。“十三花”:四碗豆腐,上覆盖肉片(又称“柱碗”)分摆四角,两碗稀菜(煮粉条拌绿菜),两碗豆腐,两碗豆芽拌粉条,两碗炒素菜,一大盘甜米置中央。“十二起”又称十二件,比“十三花”少一盘甜米。“十大碗”又比“十二起”少两碗炒素菜。九碗是豆腐两碗,煮粉条两碗,凉豆芽拌粉条两碗,红白萝卜两碗,一小盆煮粉条。无论干菜汤菜,开席前须有凉菜供下酒,唯丧葬宴席只备一大碟混炒的粉条豆腐或只是粉条加青菜。

  4.茶点。本县老人嗜好饮茶,故城镇和农村要道常设茶摊(馆)。清未民国时期,县城有茶馆、茶摊十余家,农村人多以黑豆、梨花、兔耳草、黄芹、白果叶、山楂叶代茶。建国后,改以购买茶叶。今成年人几乎多数饮茶,尤喜陕西青茶、茉莉花茶。农村老人多喝“酽茶”(或称“罐罐茶”);城镇人以淡茶为主,并有元宵节吃“桂花元宵”、端阳节吃“油糕”、“粽子”,中秋节献月亮吃月饼、梨、苹果、枣儿、核桃等干鲜果的传统。

  二、服饰

  1.容装。清代,本县男性蓄发,梳辫子。官、绅、士、儒年过30,一般农民60岁留胡须。姑娘留发扎单长辫,婚后在脑后盘发髻,俗称“盘头”。辛亥革命后,男人剪辫剃须,遗老仍留小辫、长发,状似妇女剪发头,唯脑门上剃光。民国时理发始用推剪,青年留有西发、平头、分头、抛顶等,中、老年多剃光头;部分妇女剪去发髻,改留“剪发头”。姑娘梳单辫子,已婚妇女有的留“短发”,有的仍留“盘头”。建国后,发型日渐繁多,男人留“西发、大背头、平头、青年头、上海式、学生式”。农村老人以光头居多;姑娘始留双辫;幼女有“儿童式、蝴蝶式、小辫子、朝天辫”等。成年妇女以剪发称著。80年代后,城镇和少数农村青年留披肩长发、烫发。

  2.服装。唐代,本县受都城长安影响,兴盛长裙,宽衣大衫,系腰带。妇女衣着红、紫、蓝、绿各色。明代大体与今演古典戏剧服装相似。清代和民国初,着装有大襟式和对襟式两种,大衣襟者居多,大襟有长袍和短褂之别。男女均穿“大裆裤”。冬季,富人士儒多穿长袍马褂,衣料多以绫绸缎,衬以羊皮、狐皮或丝棉,作工颇考究。夏天穿长衫或短褂,非绸即纱,质优色艳。贫人穿短衣袄,土布为料,色以红、绿、青、黑、白居多。农村男子一年四季腰系黄色布腰带,妇女则系黑围裙。民国中期,中山装、学生服、旗袍和裙盛行,西装在县城视为“洋装”。逢有盛典,着长袍、马褂者不乏其有,配以礼帽,颇感“时髦”。面料,细布取代了土布,阴丹士林布和纯蓝布风靡一时。县城人普遍穿中山装,少数政界人员穿西装,戴礼帽,配以眼镜、皮鞋和手杖。农民仍穿土布缝制的大襟衣、便裤。少年学生多穿童子军服和学生服装。建国后,长衫、大褂绝迹,旗袍便衣日渐减少。盛行一时的男装有中山服、红卫服、学生服、青年服、解放服、工作服和各式各样的大衣;女装盛行列宁服、春秋衫、两用衫、轻便衫、拉链衫,各式大衣和女裙。

  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穿着款式单调,青壮男女服装几乎全为蓝黄色,样式一律为解放式。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衣料花色品种丰富多彩。青年们追求新颖时髦的衣服款式,有上海服、西服、港服、卡曲衫、喇叭裤、西装裙、旗袍裙、学生裙、连衣裙。农村老年人服装式样变化甚微,但质料大部分已由土布变为市布、混纺、化纤。男女青年冬季多穿“滑雪服、太空服、多功能防寒服”,夏季为“港衫”。平时多穿牛仔裤、皮夹克;女青年中流行“蝙蝠衫、健美裤”。

  三、用具

  本县农村历史上以土坯(俗称胡基)垒灶。清末至民国间,盆、罐、缸、钵、碗、盏多为粗陶器。富户有八仙桌。照明点清油灯,夜行用灯笼。传统盘土炕,铺苇席。民国时,富户有热水瓶、闹钟之类,县城温玉珊家卧室用江西瓷砖砌墙,并有存放钱币的保险柜。建国后,日用器具逐渐由低档向中、高档发展。碗、盆、杯改用彩釉陶或搪瓷钢精质料。户户有热水瓶。1970年后,大多数农户逐渐有自行车、缝纫机、收音机、钟表。1980年后,几代传用的“黑财柜、红银柜、小箱子”已被五斗柜、大衣柜、高低柜、组合柜、床头柜、写字台取代,部分农户有照相机、钢丝床、食品专柜、电视机、收录机、洗衣机、沙发、电风扇、台灯等。城镇职工和部分农村人冬季使用电褥子。

  四、娱乐

  本县传统的民间娱乐活动有“社火、龙灯、狮子、旱船、竹马、蚌灯、锣鼓、打秋千”等。唐、宋后,除大灾歉收年,每年春节全县各地农村均自发组织社火,既娱乐又祭“神灵”。建国后,社火更为盛行,每逢春节,各村竞相比胜,有马社火、床社火、车社火、高芯子等,并有“转鼓、竹马、旱船、云朵”等。

  民间日常游戏有:下象棋、打扑克、掀花花、推牌九、丢方、猜拳、斗鸡;儿童游戏有瞎子捉跛子、跳房子、瞎子摸象、打“靶儿”、“官、兵、捉、贼”、打尜、翻绞绞、打纸包、跳皮筋、踢毽子、点十窝、“狼吃娃”等。

  五、称呼

  本县社会交往从古至今一般互称“先生”,今改称“同志”,技、艺行道称“师傅”;文化、教育、体育、卫生等系统称“老师”。农村称呼古今变化不大。

  1.长辈称呼。对曾祖父母称“老爷、老婆”或称“爸爸爷、爸爸婆”;祖父母称“爷、婆”,外祖父母称舅家(yǎ)爷、舅家(yǎ)婆;父亲称“爹或伯、爸”,杏林、揉谷等地称“大”(diá);母亲称“妈、娘(niá)”。将岳父称“姨父”,有的同父亲一样称呼;岳母称“姨”,亦有同母亲一样称呼的。

  2.父方亲属称呼。对伯父称“伯”,按排行沿称“大伯、二伯、三伯……”;对伯母称“老妈或大妈、二妈、三妈…”;对叔父称“爸”或“爸爸、大爸、二爸、三爸……”;对叔母称“娘”(nia)或“新娘(nia)、二娘、三娘……”,杏林、揉谷、召公等地部分村庄称“婶子、大婶、二婶、三婶……”。

  女性不论本人年龄大小,均依附丈夫排行。

  对姑母称“姑”,对姑丈称“姑父”。

  3.母方亲属称呼。舅母称“妗子”,也有称“妈”,舅父称“舅”,姨母称“姨”,姨父称呼不变。

  4.平辈称呼(包括亲戚)。兄称“哥”,弟称“兄弟”,姐姐称“姐”,姐丈称“姐夫”;对嫂称“嫂子”。城镇有少数人对嫂称“姐”,对姐夫称“哥”。

  5.妻方亲属称呼。对其伯父、叔父均称“姨父”,对其伯母、叔母称“姨”。其兄、嫂、姐、弟等的称呼和其他平辈称呼相同。

  六、住宅

  本县人素以“四合院”称美。建房以上房为主房,院子四面打墙,头道门安在上首。建国前,一般家庭至多住一座土木结构、一面流水的厦房,厨房与卧室同在一处,院落为低矮土墙,安一简陋小门。极穷困的少数人住稻草(麦秸)棚、土窑洞,无门窗院墙。富豪人家多是前客房、后楼房、对面厦子加厨房,门首有马房、车房,构成了一座坚固森严的“四合院”。客、楼、厅三房都是两面流水的青砖大瓦房,房脊均筑有飞龙和张口兽。建国后,70年代后期至今,农村大部分人修建了青、红砖大瓦房或砖木结构的新式大房、钢筋混凝土平房、两层小楼房等。

  七、杂俗

  分家。一般须请来舅父和本族长辈及村内有威望的老人(或村干部)参与裁决,将各人所分财产、物件及赡养老人等事宜,写成一式数份的“分单”,由中间人签名后,各执一据作为凭证。其住宅划分:长子不离祖庄;合住一院时,兄南弟北,或哥东弟西。灶具分配:长房分锅,二房分案板。

  攘院。由旧宅乔迁新居,要在院内点燃蜡烛,鸣放爆竹,搬迁者煮一锅腊八粥或烙若干块锅盔馍,让邻居分食,并在新院内抛撒花生、核桃、水果糖等让孩子们抢食,吵闹,越热闹越好。1982年以来,亦有放录像、电视、电影、以至请唢呐队吹打喜庆等。含有人多踩实新院地之意。

  祈雨。本县历史上十年九旱。建国前“拜神求雨”等陋习盛行。建国后,一遇旱象,农村部分老太婆仍自发串联结伙筹钱、油,拜神求雨。

  八、忌讳

  1.在麦地、麦场不能信口谈“收获量”,恐“影响”产量。

  2.妇女在娘家、亲戚家不能“坐月”(即生孩子),怕冲好运。

  3.盖厨房,掘水井,安头门,均选择上方(即左方),意在避凶化吉。

  4.蒸年馍、礼馍忌外人进屋,唯恐蒸馍颜色不白不亮。

  5.孕妇忌食兔肉(传说食了生怪物,或所生婴儿是豁豁嘴)。

  6.忌男子进入未满月妇女的卧室。因此,产妇门口挂麻和红布,有的还在窗口上贴鞋样,架铁铧、荆棘等作为标志。

  7.正月初五、十一、十二、十五、十六、二十、二十五日及二月初二忌用针。

  8.婚娶或婴儿满月时宴请宾客,忌打碎碗、碟、盆、杯等器具,视此为不吉利。

  9.姑娘出嫁,送女客必须从大路来往,忌走捷路、叉路或半路离去。遇石头及其制品要用红布或红纸遮盖,以镇邪。

  10.身死异地者,尸体或棺柩不能进入村内。

  11.已出嫁的妇女不能在娘家过年,亦不能与女婿在娘家同宿一床。

  12.兄与弟媳不能开玩笑、耍闹。

  13.未曾入殓(即未放入棺材)的尸体挺放在床上时,猫与狗不能近前,有“猫、狗惊尸”之说。

  此外,还有隔门不能倒水,晚上不得梳头、剃头,伐大树得贴“神随树走,伐树大吉”的红纸条,安门时要恭封“姜太公在此大吉大利”的神位等旧俗或迷信习俗。



版权所有  Copyright by dfz.baoji.gov.cn 2017   宝鸡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
陕ICP备12009282    网站标识码 6103000024  联系电话:0917-3260831
本站图文未经作者允许,不得转载  网站地图
陕公网安备 6103030200021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