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民风民俗-婚丧习俗

扶风县礼仪习俗

作者:摘自首轮《扶风县志》 时间:2018-09-28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

  一、婚姻

  建国前,本县男女婚姻以“父母之命媒妁之言”定终身。

  官绅、富豪有“大夫小妻,小夫大妻及一夫多妻”。建国后,此类习俗绝迹。

  童养媳。民国前较为普遍。父母们迫于生计,将自己未成年的女儿送养婆家,约16~17岁时成亲,俗称“梳头”。今已无。

  换亲。男女双方因无力嫁娶,或因男青年有生理缺陷难找配偶,遂以姐妹与另一家互换成亲,有两换者,亦有三换者(甲换乙家,乙换丙家,丙再换甲家)。弟配嫂和哥娶弟媳,丈夫亡故,遂与同宗未婚或已婚丧偶之兄、弟婚配,经长辈说合即成夫妻,俗称“续亲”。娘家一般不予干涉,有“先嫁在父母,后嫁在自己”之说。县南乡一带有“弟配嫂如刀绞;哥娶弟媳,跟上睡去”之俗。亦有姐姐夭亡,未婚妹续嫁姐夫者。

  招人。少妇亡夫,不愿守寡和改嫁,即招夫,不改姓。原子女随亡夫姓。还有因丈夫残疾、丧失劳动能力,妻为赡养其夫,再招一男为夫。称为“招夫养夫”。建国后,后种婚姻基本再无。

  招女婿。多因女家无男丁所致。民国时,顶门女婿入赘后即随女家姓,常受族人歧视,故有“上门汉,两年半,三年不走用棍赶”之说。建国后,政府提倡“男到女家落户”与女嫁男家一样平等,不再叫“招女婿”。

  二、嫁娶

  1.订亲。亦称照庚帖。先由男方求取女方的“年庚八字”写成红帖,算命认为合配后,再择吉日由媒人领女方代表(多为父母)去男家,男家设宴招待,始算定亲。再由男方向女方送财礼(全礼240元,后增至500至1000元,进入80年代后已有大幅度下降),下货(先小货、后大货),县城北乡称“送鞋面”。

  2.嫁娶。先打婚单,择吉日。迎娶时由4人前往,驱彩车,带烟酒、离娘钱、彩门钱等。新娘出闺门时拖扬着哭声,由哥哥背出送进彩车。彩车由两名送女客及一小孩(带钥匙)陪同,并有3~4席送女客尾随。上路后,由迎娶者带路,并边走边撒“号贴”(标记)。路途如逢另一娶亲者迎面而来,双方赶车的则交换鞭子,以互取吉利,也有新娘交换礼品互讨吉利的。如遇“石碑、大树、庙宇、枯井”等物,则敲击铜锣,意在“驱邪”。轿至门前,鸣放鞭炮,有“打醋坛石”,“打草节”之俗,新娘顶盖头,踩红毡或芦席进门,手扶圣子(织布机用具)进洞房,按婚单规的时辰、方位落坐,静等上头(装扮)。近年大有改变,多用大、小汽车迎娶。

  3.拜天地。约12点时分,新娘在伴娘引领下于鞭炮声中步出洞房,与新郎拜祖先,拜四方,拜家宅六神,拜天地中央,拜亲属长辈,并互相参拜。1960年前,有贺礼人主持,口念押韵合辙,饶有风趣的一套拜歌。“文革”中改拜天地为向毛主席像表忠心,后又恢复了拜天地。1980年春节,太白乡良峪村十数对新婚夫妇在村委会主持下集体举行了婚礼。

  4.宴席。中午宴席上,娘家女客有“偷”一双筷子和一个酒盅的习俗,谓“偷去筷子生太子,偷下盅子拾金子”之意。当晚闹洞房(又称耍房)。并有偷听新婚夫妇私话,偷窃新娘、新郎衣物以换取新娘花手帕之俗。第二天清早,新娘由嫂子或小姑引领,拜父母及户族长辈,并为其装旱烟点纸烟。被拜者给予小钱或礼物,两三天后,有新娘回门,夏收前,有给岳丈家送粽子之俗。天主教区内,婚嫁遵天主教规,女教徒只能嫁给教内男子,但教外女子可嫁给教内男子(个别教堂例外),此俗至今沿袭。

  三、丧葬

  本县盛行土葬。清及民国年间丧葬礼仪繁琐、且隆重。

  1.葬前。人奄息(又称倒头)后,先请阴阳先生以罗盘定穴位,选择坟地。同时在本宅门口出一门牌(讣告),通报死者生卒时间及所有儿孙姓名,告知安葬日期,派人急告所有亲戚,俗称“报丧”。除非正常死亡者不得入祖坟外,一般5~7日入殓掩埋。子女、孙辈均须穿白戴孝,儿、女、女婿、外甥和长孙为重孝服。女重孝为白头纱巾、白鞋、白长孝衫;男则白帽、白鞋、白褂子。重孙、未婚女婿、孙女女婿戴红孝帽,有的只搭红布,城镇少数人佩戴黑纱。灵柩停放期间,每日早、晚长子守灵,男女孝子烧纸、哭丧。埋葬前一晚上先行“家祭”,乡亲们通霄打牌,玩花花,下棋,主人供烟、茶以至饭菜招待,称为“闹丧”。其间将“棺柩”抬升三次。葬前按阴阳先生定的时间,直系亲属离家回避约两小时,谓之“出煞”(县南乡称“出殃”),有“引煞”、“躲煞”之分。

  2.埋葬。出殡(起丧)前先由长儿媳或孙媳扫墓。子孙头戴麻冠,手扶白柳棍,身着孝服,脚趿白鞋,列两行跪于灵桌前嚎啕大哭。女婿、外甥施以9拜与24拜礼。送葬时,棺柩放入丧车,8人合抬。男孝子在丧车前白布拉挽,匍匐哭丧;女孝子则伏丧车后拖腔哭诉。行至村十字路口时,长子即将头顶的纸盆(又称“孝盆”)当地摔碎。进入墓地,抬丧车者及好友下葬堆墓,孝子在村口行叩拜之礼,以示感谢。葬后7日祭礼1次,7次为限。百日再祭1次。有的还请经师诵念葬经。此后,每周年祭祀1次,至3周年大祭1次,方算服孝期满。

  民国时,富户丧葬,为扬名声,显父母,“行礼点主”,大肆操办。葬前,在院内或门前搭棚设“祭场”,邀请社会名流为礼宾,声望较高者为主官。由主官用朱砂笔在写着“×××之神主”的“”字上加一竖为“通神”;在“王”字上添一点为“点主”,使之变为“神主”。其牌位以作供奉。

  建国后,殡葬礼俗较前简便,“行礼点主”绝迹,但砖砌墓,请唢呐队送葬风气极盛,并有立墓碑,唱大戏,放电影,诵葬经,送花圈、亭子、斗子、转灯、筒纸、彩旗者,耗费甚大。故农村有“不吃阳间饭,家产分一半”之说。

  1966年前,土葬即在土改时分给自己的土地里选择坟地,墓堆以辈份大小为序燕翅形排列。1967年后,除个别村因地理限制难以实行公坟外,全县大部分地区以村组为单位,划出公坟地。

  四、喜庆

  1.做满月。凡生下第一胎,或前多女胎此为男胎者,则做“10天、20天、满月”。满月日,亲友携礼登门,赠以衣物、“百锁”钱;孩子舅家携“双圆圈礼馍”、布老虎前来贺喜;邻里好友合买衣物或一面小银牌送去,主家设宴款待。是日午,由长辈人将婴儿抱至大门外(俗为“闯道”),若遇一所谓福大命大之男(主要指该人膝下男孩多),则将婴儿交给一抱,该男赐予婴儿零钱,随即被邀入宴席作客,有的被孩子拜为“干爸”、“干大”。

  2.做生日。一般人从55岁至迟60岁开始做生日。每年一次,亲友送寿礼、寿馍、寿糕贺寿,主人待以酒席。富户则唱戏,放映电影,念寿经。

  3.合龙口。老年人的寿棺材在木工做至合龙口时,亲属携鞭炮、红布等礼物前往祝贺。中午鸣放鞭炮,红布覆盖棺材。

  4.贺仕途。清代,本县人凡考上“秀才”者,全村贺喜;中“举人”者,知县前往祝贺。民国时,高小毕业、中学毕业后,学校给家庭送喜报,张榜祝贺。今有学生考入大学或中专,邻居、亲戚则前来祝贺,有的还赠送物款礼品。

  五、礼

  1.行礼。清代,本县礼节为“作揖”、“磕头”。民国时,人们相逢互抱拳作揖,对长辈仍行“磕头礼”。逢年过节、庆寿,晚辈向长辈作揖、磕头。辛亥革命后,学校改为鞠躬、敬举手礼。农村仍行磕头礼。建国后,磕头礼逐渐淘汰。近年来,除丧葬、祭祀外,已近绝迹,改为互致问候。职工、干部则普遍行“握手礼”。

  2.送礼。一般探亲、访友携带“糕点”、“糖果”之类。遇婚娶、满月、祝寿则蒸花馍为礼。有全、半礼之分,全礼馍40个,半礼馍20个。主人收礼时退4~6个,称“回盘”。丧葬礼送圆形大馍,又称“献的”,12、9、6个不等。主人收礼时退1~3个,亦称“回盘”。清代和民国时,私塾学校学生逢冬至日给先生送一份挂面,逢腊八送1升米,作为尊师之礼。



版权所有  Copyright by dfz.baoji.gov.cn 2017   宝鸡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
陕ICP备12009282    网站标识码 6103000024  联系电话:0917-3260831
本站图文未经作者允许,不得转载  网站地图
陕公网安备 61030302000212号